当前位置

楚有才: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溢出“和”虹吸“效应

大咖视角

  前天,国家最高领导人在博鳌论坛进一步重申:今年11月,我国将在上海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这不是一般性的会展,而是我们主动开放市场的重大政策宣示和行动。

  进口博览会是今年上海乃至全国会展界的热点词汇,不仅是因为最高领导人要关心要出席,更是因为从出口到进口,中国已经迈向内需型经济发展阶段的转变,这是大事,也是喜事。

  作为会议人,楚有才不太懂展览,但是有才想谈谈我对这一活动的看法:有才初步判断,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必将带来两个效应,一个是“溢出“效应,另一个是”虹吸“效应。

  本文不是学术论文,不需要严禁论证,不妨天马行空大胆预判一下这两个效应。

微信图片_20180412152632.jpg

  先谈谈“溢出效应“:

  简单而言就是说:由于所在城市的时间档期、空间档期、住宿以及交通容量有限,因此,在举办某一重大赛事、节庆、活动期间,必然牺牲一批其他中小型活动被迫(或主动)取消、延期,甚至是移师外地举行。这就是溢出效应,溢出效应也可以理解为挤出效应这个挤出效应。具体案例: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许多会议取消、延期、移师江浙举行就是这个效应。

  那么,由于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首届,最高领导人肯定来,境外元首也会来一批,因此这个展会活动我们把他定义为外交属性的国际展会活动,其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正是因为其重大意义,中央和地方政府会很重视,甚至成立专门的机构——进口博览局作为管理机构。也正是其重大意义,参与者人数,尤其是参与者的身份地位很高,这就要求其对场地要求很高,对安保要求更高,不仅仅同期(在国家会展中心)的展会要么提前要么延后。比如,以往这个时候(11月)举办的工博会就要提前至9月,既然工博会提前,与智能制造相关的展会也得提前或延期,这就是挤出效应的连锁效应、涟漪效应。

  再谈谈“虹吸“效应:

  我们知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规模越大,价值越大。根据梅特卡夫(Metcalfe)法则:网络的价值与网络规模的平方成正比。不仅仅是网络,展会也是一样的,展会活动的规模越大(不仅仅是参展商,更是专业观众),展会价值越大(与参与者规模的平方成正比)。对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而言,既然八方宾客,四海来朝,而展会又天然起源于贸易活动,因此,可以预判,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期间,各类贸易促进机构,必然抓住一切机遇举办各类活动,因为这时候贸易大佬都在,人群都在,群体规模越大,成本越低,此时举办活动,尽管酒店住宿贵一点,机票贵一点,但是社交推广机会还是很好的,能见一面吃个饭,谈点事就是难逢的好事,因为人、VIP、展商、专业观众聚在一起的能量是巨大的,其虹吸效应是巨大的,排他的。交流创造价值——不管是物品的贸易(展会)还是思想的贸易(会议)——当人聚在一起,奇迹就会发生——这就是“美第奇效应“,看来会展人多读几本书就是不一样。

  好了,以上两个效应,是基于,具体深入就不再展开了。

  最后,楚有才不得不想起,有史记载以来最早的进口博览会——张掖万国博览会:

  公元609年,为了进一步拓宽丝绸之路,打破与西域的交易壁垒,隋炀帝西巡至张掖,召开了“万国博览会”。西域27国君主、青鸟使受邀前来。为款待来宾,隋炀帝令人组织文物展,并举行宴会,各国商人赶来展开大规模的交易活动。这次经济文明沟通活动历时6天。

  史书记载:“西域诸胡多至张掖交市”。隋代张掖由民间互市发展到官府组织的 “交市”在中外交往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这是隋朝基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等各方面综合考虑和大影响的一种策略。

  对张掖万国博览会的历史感兴趣的,可先上百度百科查查资料吧。二者有很多相似之处,一带一路、外交峰会、互市、元首……只不过张掖万博会是封建的,我们进口博览会是现代的,更文明,更有规则,更国际化,更有四个自信。

  最后的最后,前天看到新闻:据国际展览业协会调查显示,全亚洲一半以上的B2B展会净面积在中国,其中上海展览数量和展览面积等多项指标均居国内首位、跻身世界前列。不得不说,我十分钦佩180年前那个英国人,在中国地图上找到了上海,指出非要这个地方不可(尽管还是渔村)——内河航运的出口和海岸线中点交汇之处,四季分明,没有台风和洪涝灾害——这是最佳的商贸地点。

  上海的每一次繁荣都是开放,每一次关闭必然是衰落。好在我们知道,开放的大门一旦打开就再也难以关闭,只会越打越开。

  | 来源:会议圈


上一篇: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