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陈少峰:今后一段时间文化企业转型的方向在哪里?

大咖视角

  9月17日,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高端峰会在中国传媒大学国际交流中心举行。来自政府、高校、科研机构、行业协会及文化企业的600余位代表参加了此次峰会。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峰火文创中心主任陈少峰在“文创企业平台和区域文化产业协同创新”的演讲中提出,区域文化产业协同创新要以平台型文创企业作为抓手和载体。建设平台型的企业需要辐射多地,由政府做投资的管理者,企业做投资的运营者。文化产业发展要以互联网平台企业为核心。互联网平台与产业链结构,主要分为大平台公司的产业链、中平台公司的专业化、小平台公司的垂直化。

微信图片_20171207154714.jpg

  以下是陈少峰教授的演讲全文(略有删减):

  只要跨区域,就涉及到我们用东西作为载体,包括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它究竟是用什么东西来抓住这个东西?我就找了一个角度,我认为这个角度可以是一种文创企业的平台,或者叫做平台性的企业。比如说我们在京津冀,能不能联合做成一种平台性的企业?

  这个平台性的企业既可以在北京落地,也可以在天津,也可以在河北,这样它就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也就是说这个平台性的企业是我们共有的,它落地在各地,只是根据各地的情况来做一个垂直的业务的实现,这样就形成了多方面的利益共同体。这是不是可以做成一种方式?我就跟大家交流这种方式。

  平台型文创企业作为载体和抓手。我们要解决三个问题,一是解决政策的统一性问题,二要解决利益的共享问题,三要解决行动、步骤一致性的问题。

  政策上可以解决三个问题。一是解决政策上突出的具体的目标导向。

  今天讲了京津冀,但是没有一个具体的目标。大家都知道,比如朝阳区发展文化产业,会有一个具体的目标,但是京津冀没有,所以我们现在没有一个目标导向,这个问题肯定要解决。除了做朝阳区的“十三五”规划,也要做京津冀的“十三五”规划,如果没有目标导向,管理就很难实施。

  第二,整个北方现在可以实施叫“混合所有制”的机制,这种机制就可以把政府的功能跟民营资本或者是民间的企业进行有机的组合。换句话说,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由政府作为投资的管理者,由企业家做运营者,这样的混合所有制有没有可能突破原来国企的限制?

  第三,如果想在京津冀实现产业的发展,政府的功能要通过国有企业来参与。

  行政的功能可以协调一些东西,但是在互联网时代,真正地资源已经从政府政策的资源转化为一种内在能力。也就是说,一个企业想做好他不能依靠一笔钱、依靠一块土地,能够通过它来实现变现。现在给你一块土地,有可能很麻烦,你把钱都花在土地上,你就没有很好的轻资产和很好的现金流去运作。

  所以全国很多的企业都面临巨大的问题,资产很大,但是没有轻资产,现金都没有,不能做任何内容的策划和实施。我碰到的甚至国资委、国投、文投公司的负责人离职,他把钱都花掉了,你离职这个烂摊子谁负责?其实他把钱都花保值增值的土地上,跟文化产业就背道而驰了。投资的考核是不是可以发生一些变化?

  利益上的要求,只有利益合理分配,才能把各种资源要素整合进来。

  一致行动,最近我们在做一个大气污染的治理,京津冀最近采取了很多一致的行动,文化产业的一致行动在哪里?我看到有很多协同创新,一致的行动如何体现?还是要通过平台公司同步实施。

  换句话说,既然我们在一个平台上做企业,我们就应该同步行动。我们一直有一个错误的概念,好像要实现资源的优势互补,现实是天津和河北好的资源都会被北京吸纳过来,怎么互补?以前长三角说以上海为龙头,后来发现上海把周边有利的资源、人才都吸到上海去了,京津冀协同越多,跑到北京来的优秀人才越多,是不是有这种可能性?如果有这种可能性,我们又用什么办法来阻止?你的利益在天津才有,跑到北京就没了,这是阻止优秀人才向优势地区集中的一个方式。

  今天BAT三家公司的市值做了18年,超过了中国最大的一百家房地产公司的上市估值,而这一百家房地产公司几乎占领了中国的半壁大好河山。这意味着互联网有一股新的力量,就是它的平台,可能一夜之间全国人民都要这个平台上来共同消费,一夜之间就可能创造几十亿的价值。

  阿里和腾讯最近的财务报表,他们的利润增长都增长了50%和90%,什么概念?和传统的产业相比,它的动力来自哪里?它的动力是来自于一种新的驱动力,这个驱动力就是平台。而这个驱动力下面它的模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模式我们应该要好好来研究一下,作为一种平台的模式。

  我个人愿意用互联网文化产业来概括多数的数字创意产业,我之前参加一个出版论坛的时候,我就说今天真正发生大的产业变动,并不仅仅因为它是一种技术,更重要的是它是一种商业模式。

  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VR,现在全国那么多做VR的,为什么这两三年做起来马上又要倒闭了?因为他只有技术,只有数字技术,只有数字技术是不行的。如果传统的出版内容搬到互联网上,一个阅读公司市值可以达到几百个亿。这里面技术仅仅是一个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充分条件必须是互联网平台+技术+内容。我们可以用互联网文化产业来涵盖数字技术,而且通过互联网这个平台,我们可以打通京津冀协同创新的门道。

  马云这一家公司他不止做一个产业链,他做好几个产业链。他是做支撑整个购物系统的产业链,包括大数据,包括金融,包括营销。他一家公司可以做一个大的产业链,他不仅这样,还可以做一个文化娱乐的产业链。腾讯作为一个大的泛娱乐的产业链,从原创开始,甚至所有的原创从老人生产的产品,到儿童生产的产品,都可以在他那个平台上来兑现。

  我经常跟大家开玩笑说,泛娱乐是腾讯的企业战略,新零售是马云的企业战略,大家不要跟着他走,跟着他走就被他席卷而去了。一个娱乐都做不起来,怎么做泛娱乐?只有腾讯能做泛娱乐,他忽悠我们做泛娱乐,我们被他捆绑在娱乐的角度上,我们变成他一个产业链的环节,他自己本身在构造产业链,我们又变成他产业链的一个角色。《王者荣耀》大家知道赚多少钱?一个季度赚120亿。开发者赚了多少钱?就是一个零头,这就是泛娱乐。

  做新零售,新零售就是从你生产开始,马云问市场到底需要多少产品,我用大数据给你算一下,你可以生产十个,今后所有的人是不是都在马云的平台上?马云告诉你这个生产两个,这个生产三个,那个生产五个,过了一段时间你自己的判断力就没了。所以我们不能跟着新零售走,新零售是马云公司做的,是一个很好的战略,那是对马云而言,对我们而言,如果大家都跟着他走,就很危险。

  一个平台是一个主宰的力量,也是一个产业链,当我们都卷入到这里面的时候,怎么样保证自己的独立性?我认为将来在中国会有一百个左右大的平台。

  一个企业有三个等级,第一等级是猪,你企业做到多大,就是一头猪,再大就撑不住了,天天躺着休息。以前怪猪太懒,是因为猪皮子撑不住。我们理解猪都是又懒又笨,宠物猪聪明的不得了。第二个等级是大象,第三个是恐龙,苹果公司现在是8300亿美元市值,估计快到万亿美元了,中国已经有好几个万亿的恐龙级企业了,我想中国将来会有一百个大平台,这些平台会把资源都弄到平台上。

  今后一个发展的趋势就是平台+数字技术,当然里面还有各种应用技术,不是普通的IT技术+行业内容。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上面进行叠加,比如说互联网平台+互联网+应用技术+跨界模块化,跨界模块化是指一个行业或者一个行业的业态加上营销,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个产业链。

  中国现在最大的电影公司是互联网下的售票公司,我们中国最大的医疗公司、健康公司可能也是互联网公司,我们所有最大的公司可能都是互联网公司,他利用互联网平台进行线上、线下的资源整合,进行模块化的整合。我们传统的产业正在重新布局,传统分散型的产业以互联网为总的核心力量。

  这种力量我把它分为三种结构,一种就是大平台的力量,比如腾讯和阿里巴巴。第二种是中平台的专业化,比如京东专门做购物,比如说今日头条专门做信息和广告,他们做成一个中平台公司。第三个中国大概会有一百万个以上的小的公司,有自己的小平台,比如一条,有一个微信公众号叫一条,做了两年,每天推送一个微视频,这个一条营业收入1亿多,现在估值不止20个亿。

  这样一个公司就是一个小的平台公司,就是做垂直的业务,里面有一小部分内容,但是不卖内容,内容不够多,就在内容里面植入广告,加上在下端连接电商。换句话说他一半收入来自广告,一半收入来自电商。这种垂直性应该是中国今后的企业样子,传统的电商应该转变成文创电商,先做内容,再转变成公司。

  小平台公司除了垂直化以外还可以做频道组合,可以做很多种业务,跟别人合作,比如在现有平台上专门做以教授的知识分享。北大有一个教授做了一个经济学的讲课,有15万个粉丝买他的课,一个课是200块钱,你也可以做出版,你也可以做网红。

  今后每个人都是媒体,每一个文化公司首先必须要变成一个小平台,然后才能够有自己的传播力。所以要积累粉丝,积累IP,积累平台。今后应该是小媒体+内容+传播力,最后形成文创电商,这应该是今后文化企业转型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向。

  对于结构的概括,首先有一个大平台,这个大平台有用户,能够整合用户取向,在用户取向的基础上再去整合内容,再去整合物联网,是这样一种叠加的平台。

  大的平台公司会主导大产业,产业的价值、产业的附加价值和产业的走向都跟他们有关。也就是说,因为有大平台的公司,所以现在加快了整个产业的互联网化,在互联网上能够推动的东西基本上不用去线下。

  大家不要以为马云在搞线下我们就跟着搞线下,马云之所以要搞线下,因为他在互联网的平台上基本上被吃尽以后,电商利润已经很少以后,他要渗透到我们家门口,要把所有店铺跟他重新连起来,这样他利用大数据,又利用线下的店家,大家都替代他们出钱出力开店,加盟他,他又能找到了新的动能。但对于我们来讲,如果开一家店加入马云公司,如果经营不好,他是不会给你买单的。所以我们要知道平台都在整合。

  新零售和泛娱乐只适合于平台型的大公司,而不是一种常态,我们要研究这个常态。但是京津冀如果有若干个平台的公司,那就无限的好。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文化产业如果出现京津冀的协同平台的公司,而不是把各种业务都交给BAT的公司,而是我们自己打造平台,自己做垂直,这就解决了我们的问题。

  除了刚才说的大的平台之外,还可以做行业性的平台,比如做演艺的平台,做文旅的平台,做艺术品的平台。当然这个平台不是做交易,而是做创作、创制和运营的平台。交易平台需要达到很大的规模才有利润,而我们做垂直的平台,做一个横向的整合+垂直的平台,每一个系列都可以很值钱。

  从文旅的角度来看,特别是京津冀,我把它叫四创基地,创业投融资和创业资源的结合,现在很多创业都是自生自灭的,这个也有问题。特别是京津冀,要解决一个四季体验的问题,因为冬天很长时间,要做室外实景演出就不行了。


上一篇:下一篇: